>



翻譯公司
   
  關于我們
  翻譯實力

 


 

 

 

 

 

 

 

 

 

 

 

 

 

 

 

 

 

 

首頁 > 關于成都博雅翻譯 > 行業新聞
翻譯公司
翻譯公司

翻譯家林少華:大學之道、為師之道
2011年1月4日 成都譯網-成都翻譯網-成都翻譯公司 瀏覽選項:   出處:
讀“道”:大學之道、為師之道……

  -林少華(
  不幸的是,這樣的為師之道卻在中國百年的后半葉戛然而止。漫說為師之道,就連為師之身也備受凌辱,尤以50年代的“反右”和60年代的“文革”為甚為烈,許多名師竟死于以“紅衛兵”面目出現的昨日學生文攻武斗之手。教師從此失去了道的解釋權和傳承權,而淪為政治之道的附庸甚至犧牲品,開始棄道就器、棄道就術。

  如果說劉宜慶這本書追求的是為師之道,那么《高校之殤》(劉道玉著,湖北人民出版社2010年9月)則追求的是大學之道。這位頗具民國大學校長風范的原武漢大學校長為大學之道的缺失而憂心如焚。他一針見血地指出:大學辦學理念的平庸在于其領導者不是教育家;大學已經不是一方神圣的“凈土”,用亂象叢生來形容我國的高校絕不為過。于是強烈呼吁大學自覺成為社會的凈化器,“一個社會要有希望,一定要有凈土,這個凈土就是學校!绻麑W校這方凈土失守了,也開始造假了,社會就沒有希望了!钡拇_,任何機構、任何人腐敗了都未必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大學、大學中人的腐敗這將導致一個民族精神家園的失守和心靈體系的崩潰。

  《世界知名大學校長訪談錄》(李清川、于丹,東方出版中心2009年6月)。此書的主旨就是追問“教育何為、大學何為、學術何為、校長何為、學者何為……”。讀之,至少讓我知道,走出過牛頓、達爾文和當今霍金所在的劍橋至今仍是一座小城,騎自行車就能到達城市的任何地方。日本早稻田大學的一貫原則是“與政府保持適當的距離”,要有“在野精神”。而在我們的大學,誰肯“在野”呢?誰甘心在小城騎自行車呢?“禮失求諸野”,“野”沒了又求諸何處呢?

  此外,作為多年來
翻譯和研究村上春樹作品的譯者也好學者也好,我不能不提及村上的新作《1Q84》。部分媒體和商家口口聲聲稱之為“村上春樹巔峰杰作”,至于“杰”在何處、何為“巔峰,”卻未提出任何根據,而僅僅將“重口味”段落集中起來印成“搶讀本”招徠讀者。我讀的是原汁原味的原版,三卷都讀了。讀畢我必須承認自己面對的很大程度上是另一個村上春樹!靶≠Y”情調消散了,“斗士”風姿曖昧了,“中國因素”改變了。依書中的說法,“物語的職責,籠統地說來就是將一個問題置換為另一形式,通過其移動的質和方向性來物語式暗示解答方式”。那么,作者到底想置換什么、暗示什么?

  寫到這里,我不由得想起以《在世界中心呼喚愛》而聞名的另一位日本當代作家片山恭一。十月中旬,日本國際交流基金會北京日本文化中心邀我赴京點評片山恭一題為《純愛文學的可能性日本人的生死觀》的講演,后來又一起來青島。這當中我們談起村上春樹,他說村上小說的問題,一是為“國際化”砍掉了許多東西,二是不知他想表達什么!傲窒壬邳c評中引用村上去年《高墻與雞蛋》演說中關于個體靈魂與體制的表達村上說的誠然漂亮,而他在作品中實際表達的東西卻好像另一回事,不一致!蹦敲,“另一回事”是怎么回事?“不一致”表現在什么地方?這是我一年來讀書當中所思考的一個問題。畢竟,這也涉及“道”。村上開始由“文以抒情”追求“文以載道”之于村上君的道究竟是什么?這意味著,中國讀者恐怕需要相應轉變閱讀方式,由“粉絲”式閱讀變為警省式閱讀。

  涉日圖書一年來出了很多。我覺得《冰眼看日本》(俞天任著,語文出版社2009年11月)和《別跟我說懂日本》(王東著,江蘇文藝出版社2010年7月)很見特色。體察入微,言之有物,涉筆成趣,繪聲繪色,亦莊亦諧,讀來讓人上癮,欲罷不能!度毡拘,中國更行》(王錦思著,青島出版社2010年1月)也很不錯,以富有新意的視角將日本作為參照物,觀照中國百年興衰,發人深省。來源中華讀書報) (本文已被瀏覽 2733 次)


 
 
青青热久免费精品视频